首页 > 生活 > 资讯 > 正文

数据和股价遭遇“冰火两重天”,云集的故事编不下去了?

从“S2b2c模式的开创”到“会员电商的崛起”,云集身上总有高级概念加持的“光环”,让人不明觉厉。但从天堂跌到地狱,或许只要一瞬间。刚刚过去的5月,云集“高光时刻”不断,但股价至今仍在发行价边缘挣扎,这是“光环”不顶用了,还是上市之后“原形毕露”了呢?

图片1.png

5月3日,云集成功登陆纳斯达克。5月4日到6日,据App大数据监控平台闯奇数据显示,云集App开启了连续三天的霸榜佳绩。5月18日,刚刚上市不久的云集结束了四周年大促,开局15分钟破亿,大促首日成交额超过10.8亿,总成交额同比增长70%……但这些分外亮眼的数据的另一边,却是 “高开低走” 的股价。截至美东时间5月31日,云集股价报收11美元,仅与发行价持平,相较于开盘当天一度超过35亿美元的市值,目前云集市值已跌了超过30%。

图片2.png

上市不代表成功,当站在聚光灯下的那一刻,那些经不起推敲的“故事”往往无所掩藏,暴露无遗。

是“拉人头有钱赚”?还是S2b2c?

时针调回2017年8月22日,湖畔大学校长曾鸣撰文,称S2b2C是智能商业时代第一个突破性的创新模式,还拿彼时的云集举例——“S 是云集集成的一张大服务网络,包含六朵云,即精选式采购(面向消费升级需求,买手精选 3000 多种品牌商品,对品质做到更为严苛的掌控)和平台化支持(平台集成多种零售服务资源,如仓储配送、客服、内容、培训、IT系统等,提供全方位的商业支持,降低店主参与网上零售的门槛),通过这六朵云的支持,赋能小b 即个人店主,个人店主利用社交工具(如微信群)传播商品信息并进行售前和售后服务,可以说小b部分代替了传统广告媒介和渠道,借助个人信用,服务于c即消费者。”

图片3.png

但云集真的是曾鸣讲的这样吗?有两个非常大的bug。一是云集的小b即 “店主” ,到底该如何定义。云集成立初期采取的模式是 “店主—导师—合伙人” 的三级分销模式。公开资料显示,用户缴纳398元的费用便可成为 “店主” ,而店主可以通过邀请新用户成为 “店主” 获取一定比例的 “云币” ;如果邀请的 “店主” 的数量达到一定级别,原店主即可成为 “导师” , “导师” 再往上一级可成为 “合伙人” 。从本质上说,云集是利用熟人关系,通过分享返佣等手段激励老用户吸引新用户,这一点与拼多多的拼团、淘宝购物返利并无二致。说白了就还是通过消费者拉动更多的消费者,实际上就是“裂变营销”模式。

而且这种“拉人头有钱赚”的模式还让云集陷入“涉传”的指控。2017年,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6年1月该监管局对云集立案调查,发现云集存在“入门费”、 “拉人头”、“团队计酬”等行为,涉嫌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规定,罚款958万元。不久后,云集的微信公众平台订阅号和服务号被微信平台封号。

二是从曾鸣的描述,S是指一个大的供应链平台,大幅提升供应端效率,整个模式的核心是合理配置资源,提高效率,最终降低商品价格,但是云集似乎并不是这样。招股说明书显示,三年间,云集的商品毛利率明显下滑,2016-2018年,商品毛利率从13.29%下滑至5.98%,下降了7.31个百分点。毛利的降低,以致于能给到店主的佣金及利益就更少了,而云集体量低于天猫、京东,实际销售价格也不比这些平台便宜。同时,云集自建供应链的成本也在大幅攀升,库存压力激增。2016-2018年,云集库存量分别为9744.3万元、3.33亿元和6.76亿元,高库存风险可想而知。

综上,由于小b身份的模棱两可,以及似乎并未能体现供应链效率的提高,云集只能说是表面上看起来像S2b2c模式,也仅仅停留在表面而已。

S2b2c模式到底能不能实现

实际上S2b2c模式还能跑通么?答案是肯定的。曾鸣提出的S2b2c模型关键点有二:一是服务的对象主体是b端,解决的是S2b、b2c过程的痛点;二是供应链效率必须有很大提升。对应这两点, 电商领域的爱库存还有手机维修领域的千机网,目标跟方式是与S2b2c模式相符的。

具体来说,爱库存打通上游品牌方,为品牌方优化库存管理,以“5天入驻,7天回款”的时间周期盘活资金;下游服务职业代购、私营店主等分销商,为分销商提供正品低价货源,降低商品零售交易成本,让消费者以更便捷的方式、更优惠的价格享受品牌优质正品。这既解决了品牌商库存周转慢、积压大等问题,也因为直接面对品牌库存,使分销端的价格、品质、销货速度都可以得到保障。

千机网在产业上游聚合了品胜等优质手机配件品牌厂商,并且对品牌厂商提供认证服务与云码服务,帮助其实现产品全流通链条的管控;在下游,线上连接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消费者在购买维修配件的同时可预约安装服务;线下聚合手机零售商及第三方维修店,供应标准化认证配件的同时提供标准化的维修技术服务。通过这样重组手机维修产业价值链,千机网在提升供应商、维修商、零售商与电商平台运营效率,降低其服务成本的同时,消费者也因此享受更优质、便捷、平价、透明的手机维修服务。

图片4.png

曾鸣当时拿云集举例子,可能是因为彼时S2b2c模式只有一些雏形出现,并没有得到完全的验证。笔者相信S2b2c模式仍然是突破性的创新模式,因为这是真正提升了产业乃至社会效率的模式,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形成真正的共赢。

“会员电商”的新故事又能讲多久?

云集涉传处罚之后进行了“整改”——但是拉人头、发展层级的模式依然保留,只是层级上有所减少,同时利益分配机制上,由云集向品牌商收取佣金后,统一发放给售出商品的店主们,以此来规避风险。自那以后,云集自己也不再强调S2b2c模式,不仅2018年8月起宣传语从“自用省钱,分享赚钱”变成“注册云集APP,购物享受批发价”, 很明显将宣传重点放在了会员制的C端自购;招股书上也对S2b2c模式只字未提,只说自己是会员电商。

“会员电商”的这个新故事,好像也是“漏洞百出” 。会员制电商,是云集现在对外推出的形象,官方说法为“全球领先的会员电商平台”,愿景则是做“中国版的Costco”。 Costco是全球范围内最大的会员制零售企业,在保证高品控和低毛利以及高周转的同时,还能够以最佳性价比商品服务于会员制,让用户保持了相当高的粘性。2018年,Costco全球会员达9430万, 31.4亿美元的会员费收入虽然在Costco全年1384亿美元营收中只占了2.2%,却创造了100%的营业利润。

事实上,云集不是会员制电商,连会员收入都没有,更别说要做“中国版的Costco”。云集所谓的“会员费”,实际上是以前缴纳398元开店的终身制店主更改称谓而来,并且那是需要给用户一个等值礼包的,是“一锤子买卖”,严格来说这根本不是会员收入,也不可能形成正向循环。云集不仅没有像Costco需要逐年缴纳会员费的会员,而且云集的用户有近 7 成来自社交推动,大家都是奔着利润而来,拉人头有钱赚,而非商品的低价优惠,与Costco以SKU精选、极致低价、紧密围绕服务于会员制模式的商业精髓并不相同。

“会员电商”这个故事没法自圆其说,云集的未来也令人担忧。前文已经提到,云集的毛利逐年下降,可以给用户的佣金就更少,如果拉人头赚不到钱了,又还会有多少用户留存呢?云集连年亏损也是不争的事实,招股书上也说“公司将来可能会继续遭受亏损,且不能保证将来能够从经营活动中产生净利润或正现金流。”除此以外,虽然云集进行了整改,但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涉传”风险,云集自己也在招股书里承认“新通过的电子商务法可能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这无疑是个不定时的炸弹,随时可能再度翻车。

图片5.png

以云集现在740万的付费会员数量、高达 93.6 %的复购率来看,虽然不见得已经成为“全球领先的会员电商平台”,但“会员电商”这个故事确实帮助云集获得了纳斯达克的入场券。但是,如果未来不能根除“微商”、“传销擦边球”的风险,如果不能找到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再华丽的故事包装,也只是故事而已,虽然能带来一时的“光环”,却不能一路保驾护航。

叶紫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何媛媛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禁止转载和景象!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