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资讯 > 正文

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

C_93_副本.jpg

1_副本.jpg

2_副本.jpg

3_副本.jpg

4_副本.jpg

5_副本.jpg

6_副本.jpg

  以下内容与正文无关,请忽略!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gcd869x 完美gcd869x 丰胸


“都是我的朋友。也是我们此行的帮手,这位是小医仙,这位是天火尊者...”萧炎笑了笑,道。

闻言,即便是以风尊者的定力,心头都是不由得有些震动,这才短短一年多时间不见,萧炎不仅从当初那初入斗宗的实力飙升至九星,而且身旁,也是多出了两名实力达到三星斗尊的强者的朋友,这等成长速度,可是相当的令人咂舌。

“唉,不愧是那老家伙看中的弟子啊,果然不能以常理来判断...”

风尊者在心中苦笑了一声,一年前萧炎尚还只是一个初入中州的毛头小子而已,但如今,却是已经在中州闯下赫赫声名,当日丹会的那场惊天比试,如今可是传遍了整个中州,按照他所想,若是那风雷阁也听见这些传闻后,恐怕脸色会很精彩,一名八品炼药宗师。可并不是那么的好惹。

“这位是铁剑尊者,也是我此行找来的帮手,唉,以前的一些朋友,一听见要去魂殿做对,都是有些退缩,我也不好强来,他们那些人身后都是牵扯着各自的势力,生怕惹起魂殿怒火,将他们给血洗了。”

风尊者叹息了一声,然后指着一旁的铁剑尊者。道:“这位是铁剑尊者,他倒是孤家寡人,当年药尘对他也是有大恩,不然的话,他如今也是报不了那等血仇,听说我要去解救药尘,他便是主动跟了过来。”

闻言,萧炎默默点头,看来风尊者这些时间里也没少忙活,但奈何魂殿太强,就算是斗尊级别的强者,也不愿轻易的得罪他们,不过这位铁剑尊者能够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倒是令得萧炎心中有些敬佩,锦上添花固然可惜,但雪中送炭,方才是真正的难能可贵。

“萧炎先在此代家师多谢铁剑尊者的大义了。”萧炎面色凝重的对着铁剑尊者抱拳沉声道。

“我能报血仇,是药尘助我,我血仇如今得报,已再无半点牵挂,只要能将那老家伙就出来,还他大恩,闯一下魂殿,也算不得什么,对于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我也早便想会上一会...”铁剑尊者声音有些嘶哑的道。

听得此人话中那种已将任何事都抛下的语气,萧炎也是默然,这种甚至连自己都是能够随意抛下的人,其实方才是最为可怕,不过还好,此人此行是站在他们这一边。

“关于药尘的情报,玄空子已经跟我说过,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寻找帮手,倒是没注意魂殿已经转移了目标,不然若是扑往冥城的话,反而会打草惊蛇。”风尊者抚着胡须,轻声道。

“不过我倒是未曾料到。他们会将人转移到亡魂山脉去,那里地势复杂,寒雾太浓,若是一个失手被人逃进深山寒雾中,即便是魂殿,怕都是不太好找,看来他们也是有些担心药尘会被救走啊。”

萧炎微微点头,道:“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说也不知道魂殿会不会也收到什么情报,从而再度暗中转移老师,那样的话,我们的努力,怕便是得白费了。”

“嗯,这种事的确是得尽快解决,不然夜长梦多。”风尊者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萧炎,道:“你打算何时出发?”

“明日便动身!”

萧炎沉声道,如今人手已经齐全,加上风尊者二人,他们这边光是斗尊,便是能够达到五位,再加上他的爆发性的战斗力,即便是面对六名斗尊,也是能够一战,这等阵容,放眼中州,已是极为不弱,此次只要不出太大的变故而且情报属实的话,萧炎有着七成的把握,将药老从魂殿手中解救出来。

闻言,风尊者微微一惊,旋即缓缓点头,他同样也知道,这种事不能拖得太久,明日动身虽然显得有些仓促,但兵贵神速,先打魂殿一个措手不及,然后抢了人就迅速远撤,到时候等魂殿强者赶来,也只能干瞪眼。

“既然如此,那便听你所言,明日动身!”

望着那如此迅速便是决定了动身时间的萧炎与风尊者,玄空子也是一愣,旋即无奈的点了点头,站起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筱沫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禁止转载和景象!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