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地点 男子 门票 杭州 时间 女子 中国 北京
首页 > 生活 > 资讯 > 正文

年夜饭火爆"半成品"更走俏 有餐厅仍设"最低消费"

原标题:年夜饭火爆"半成品"更走俏 有餐厅仍设"最低消费"-新京报

网上半成品年夜饭热卖。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摄

  猴年春节将至,餐饮企业们都在积极备战年夜饭和春节餐饮市场。新京报记者发现,与往年相比,今年预订火爆的年夜饭呈现出线下线上融合营销、价格亲民、半成品年夜饭走俏等四大特点。不少餐厅推出半成品年夜饭套餐,使消费者不出家门就可轻松烹制年夜饭,且价格更加实惠。

  而眼下正是节前聚餐的高峰期,新京报近日以消费者身份致电咨询北京20家中高低档餐厅,发现曾被叫停的餐饮“最低消费”又开始死灰复燃,20家餐厅中有8家对包间设立有不同形式的最低消费标准,仍有少数餐厅明确表示禁止自带酒水,还有7家餐厅对客人自带酒水设置了“开瓶费”、“用杯费”、“器具使用费”等不同名目的收费项目。

  根据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最高法、商务部及国家发改委等部门的有关规定和回函,餐饮企业设置最低消费、禁止自带酒水等属于“霸王条款”。专家建议,消费者在春节期间就餐时要小心餐厅的各种收费名目,一旦发生侵权行为可举报。

  火

  大众餐饮年夜饭预订几近满员

  新京报记者近日随机咨询北京20家餐厅了解到,除夕年夜饭预订基本结束,预约几乎满座。京城老字号同和居、同春园、砂锅居、峨嵋酒家等年夜饭的包间预订超过九成,就连头堂的散座也是预订一空,不少消费者还开始预订二堂座位,而砂锅居、峨嵋酒家还预留了一些散座不对外预订。

  “我们的包间已经全部订出去了”,三里河同和居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说,年夜饭的二堂散座预订率也超过了五成。

  旺顺阁运营总监单玮告诉新京报记者,与去年相比,年夜饭和春节小长假期间的预订都非常火爆,她负责的7家门店目前已预订出1308桌,就餐时间主要集中在除夕到大年初二,其中旺顺阁石景山店除夕年夜饭有200多桌预订。

  玉林餐饮公司旗下12家门店的除夕年夜饭也已全部订满。总经理霍成介绍,其实春节期间的餐饮预订基本涵盖了整个2月份,热度可持续到正月十五,接待量比平时翻一倍,其建达大厦店在除夕这天就预订出80桌,当天需要接待1800余人。

  除了传统的中餐年夜饭,不少消费者打破常规,选择日本料理、泰国料理等作为年夜饭。日本料理餐厅晚枫亭总经理贾蟒介绍,今年餐厅年夜饭整体预订情况与去年持平,与传统中餐相比,选择日本料理的消费者以中青年居多,更注重营养搭配、食物的新鲜度和就餐情调。

  降

  年夜饭价格更加亲民

  在价格方面,无论是实体门店还是线上团购,今年餐厅普遍给出的10人桌年夜饭价格标准在1000元到3000元之间,其中2000多元每桌的中档年夜饭颇受欢迎。

  旺顺阁运营总监单玮介绍,与去年相比,今年年夜饭的整体价格有所下调,这也是餐饮大环境所致,“我们今年的思路就是要做客流,带动人气,降低就餐门槛,走大众餐饮路线。”旺顺阁推出的年夜饭惠民套餐有1688元、2188元、2688元等几个价位,其中2188元的中间价位最受顾客欢迎。

  晚枫亭的年夜饭菜单价格也与2015年保持一致,共有三款套餐,价格在1888元到3888元之间,也是2388元的中间价位最畅销,而所有套餐还可以享受8.8折优惠。此外,玉林烤鸭店、李老爹等餐厅的年夜饭价格也在1000元到2000元之间。

  与大众餐饮年夜饭“亲民”相比,也有高端餐饮推出人均400元以上的年夜饭。但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这些高档年夜饭的预订并不理想,在除夕还有空位可预约。

  单玮认为,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年夜饭价格3000元是个坎儿”,超过这一数字的是少数。对于高端餐饮下沉带来的竞争压力,她表示,打价格战没有意义,餐厅的工夫要下在平时的软件服务上,以留住客人,像“今年预订年夜饭的不少是平时的老顾客”。

  新

  传统餐饮借力网络营销

  除传统的线下到店预订年夜饭外,今年许多餐馆都将年夜饭预订端口搬到了互联网上。在百度糯米、美团、大众点评、百度外卖、到家美食等团购、外卖网站上,均有传统餐饮企业推出的各种年夜饭套餐及优惠折扣。

  新京报记者在大众点评网上搜索北京地区的“年夜饭”,共出现60多个信息,价格从500元到7880元不等,多数餐厅10人桌的年夜饭价格保持在1000元-2000元区间。除6-10人的家庭年夜饭套餐,许多餐馆还推出了2-4人的小型年夜饭套餐,人均价格在160元左右,且销量排名比较靠前。

  通过互联网订餐销售的年夜饭比照门店价格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优惠,如全聚德清河店10人用年夜饭套餐实体门店售价为1893元,团购价格仅为1399元。一些团购网站还专门推出了“年底聚会”、“年夜饭”等专题,所汇集的商家均给出了5-9折不等的折扣,有的年夜饭套餐已显示售罄。

  互联网营销也引起了餐饮行业组织的关注。北京丰台区饮食服务旅店行业协会春节期间开展“互联网+美食节”,参加促销活动的80余家餐饮企业将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通过美团、支付宝、好吃揽座、百利等线上优惠活动吸引消费者到店。

  俏

  半成品年夜饭走俏

  猴年年夜饭的另一大特点,就是半成品年夜饭走俏。电商平台加入争抢年夜饭这块蛋糕的队伍中,天猫、京东及一些团购网站上,许多餐馆推出了多款半成品年夜饭套餐礼盒。下单配送到家后,消费者只需依照说明书对菜品进行简单加工加热,即可做出一桌年夜饭,因方便、快捷、实惠而受到不少消费者青睐。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网上半成品年夜饭销售多集中在江浙沪一带。在淘宝销量排名前几位的半成品年夜饭礼盒中,上海餐厅占了5家。江苏地区许多专门运营半成品餐食的经销商也集中推出了多款年夜饭套餐,价格在200-1000元不等,月销量均达到500份以上。

  在天猫销量第一的“农夫园味”运营总监易扬告诉新京报记者,其公司运作半成品年夜饭套餐有三四年时间,今年预售已达1万份,总体销售情况比去年要好。不过,由于半成品餐食属于新生事物,因此行业整体增长幅度并不大。据易扬透露,半成品套餐行业整体参差不齐,尽管商家不是特别多,但已经出现了恶性竞争。为降低成本,一些商家选择没有卫生资质的工厂加工食材,运输方面也只选择普通快递,没有配备专业冷链,存在食品安全隐患。为此易扬今年在仓储和冷链配送上选择与顺丰合作,物流成本上涨了约50%。他希望打出品牌,最终靠服务吸引更多的客源。

  除了线上渠道外,实体店餐饮也准备了半成品年夜饭,北京老字号惠丰饺子楼、同春园等半成品年夜饭销量都超过往年;烤肉季966元“烤肉季打包年夜饭”,包括了精品烤肉、芫爆散丹、风味烤羊腿等10道硬菜;峨嵋酒家680元“团圆峨嵋”半成品年夜饭中,有镇店名菜宫保鸡丁、干烧美国红等6款菜品;鸿宾楼525元至790元的“鸿运半成品年夜饭”则是5款热菜、3款凉菜、3道面点的组合。

  华天饮食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些半成品年夜饭“都不足千元,但让人在家就能品尝到同样地道的年味菜。”

  ■ 记者体验

  餐饮“最低消费”又现抬头迹象

  眼下正值聚餐高峰期,不少消费者在预订餐厅时发现,早在2014年11月就被商务部和国家发改委明令禁止的餐饮“最低消费”又现抬头迹象。

  1月27日起,新京报记者随机拨打北京20家餐馆的订餐电话,发现有8家餐厅设置了包间“最低消费”,还有一些餐厅通过固定价位的套餐等形式限定包间消费金额,涉嫌变相设“最低消费”。

  有餐厅仍设“最低消费”

  商务部和国家发改委早在2014年11月1日实施《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其中明确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违规者面临最高3万元的罚款。2014年,新京报记者曾于该《办法》实施当日对京城餐厅进行探访,发现餐厅对外都称没有“最低消费”,但一些采用了变通的方法,或多或少设置有额外的消费条件。

  1月27日起,新京报记者又以顾客身份致电20家餐厅,都一处前门店、官园中餐厅、江南悦园、唐宫海鲜舫新侨店、眉州东坡酒楼丰台店、谭家菜王府井店、将太无二爱琴海店、颐和轩京都信苑店、大鸭梨烤鸭店红庙店、海底捞劲松店均表示没有“最低消费”。

  而晶湖湾海鲜酒楼北花市店、羲和雅苑中关村店、俏江南翠微店、1949-全鸭季金宝街店、新·乙十六地坛中心店、正院大宅门首体店则明确告知包间有“最低消费”。

  比如羲和雅苑中关村店工作人员称,其20人包间最低消费为4000元,10人包间最低消费1000元。不过,新京报记者发现,同为羲和雅苑,其燕莎店和国贸店却并没有设置最低消费。

  1949-全鸭季金宝街店订餐服务人员则介绍,其10人包间的消费不能少于6000元,同时对散坐也有最低消费限制,比如要求10人聚餐的整桌消费不能少于3000元。俏江南翠微店服务人员解释说,因这段时间包间比较紧张,因此设立了消费标准,2680元起步,“也没规定那么死,但消费最好也要达到1600元。”此外,晶湖湾海鲜酒楼北花市店介绍,20人包间有两个,一个最低消费3500元,另一个最低消费2800元。新·乙十六地坛中心店10人包间是不少于5000元的消费标准,正院大宅门首体店也规定18-20人的包间最低消费5000元,10人包间最低消费3000元。

  限定套餐涉嫌变相设“最低消费”

  除直接对最低消费开价外,还有一些餐厅对包间消费限定为已搭配好的套餐,消费者只能选择这些。

  在新京报记者探访的20家餐厅中,有2家属于上述情况。五洲皇冠岳凤阁中餐厅客服告知,其20人包间除夕年夜饭只有5000元和8000元两种套餐,年前聚餐可提供点餐服务,人均消费也要达到500元以上。

  京兆尹五道营店工作人员称,包间消费不提供单点服务,只有799元、999元和1299元三种套餐。

  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表示,如果餐厅规定消费者只能在固定价格的套餐内消费,就可能涉嫌变相设置“最低消费”,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

  自带酒水收费名目改头换面

  一些餐厅对是否允许自带酒水仍有限制,京兆尹五道营店就明确表示禁止自带酒水,羲和雅苑中关村店称顾客可带白酒,不能自带啤酒。

  而对于消费者自带酒水,7家餐厅设有诸如“开瓶费”、“用杯费”、“杯具使用费”等收费项目,这其中北京嘉里大酒店嘉品餐厅仍称为“开瓶费”,收取150元/瓶。其他餐厅则改头换面,冠以另外的名称,如五洲皇冠岳凤阁中餐厅亚运村店的“杯具使用费”标准为一次性红酒300元、白酒200元、多种酒水收300元;最贵的是1949-全鸭季金宝街店,自带酒水的“用杯费”标准为200元/杯;四叶寿司三里屯店“器具使用费”为140元/瓶;唐宫海鲜舫新侨店“酒具使用费”为20元/人;俏江南翠微店“茶位费”标准为8元/人;正院大宅门首体店收“酒水服务费”100元/瓶。

  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起草人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曾对媒体表示,开瓶费、包间费是被新消法“点名”的霸王条款,“只要是排除或限制消费者权利的行为,都属于霸王条款”。

  2014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在向《中国消费者报》的回函中表示,餐饮业制定的“禁止自带酒水”、“包间设置最低消费”,均属于餐饮经营者利用其优势地位,做出的加重消费者责任的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属于“霸王条款”,消费者可请求法院确认霸王条款无效。

  如果餐厅规定消费者只能在固定价格的套餐内消费,可能涉嫌变相设置“最低消费”,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

  ——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

  开瓶费、包间费是被新消法“点名”的霸王条款,只要是排除或限制消费者权利的行为,都属于霸王条款。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

  B10-B11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郭铁

叶紫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zj008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